小学写作 美文阅读 高中作文 初中生 诗词 名句 唯美文章 经典语句

美橙小作文平台首页 > 诗词>正文

男人_别向这个操蛋的世界投降半个月亮爬上来

发布时间 2018-12-06 07:11:02

我见过很多人,换男一女朋友比换内一裤还勤快的那种自不必说,还有像我们宿舍的闷一}一青年,追女生,人家不睬他,他郁闷一阵子,提一一掉马就直奔下一目标而去了。

你要问他,他保准振振有词:人家又不吊我,我喜欢她有什么用。

是的,有什么用。

然后还会反过头来劝我:没用的,我跟你说这仿佛是如此的天经地义,如此的不证自明。


昨天,我仔细地想了想,终于想通了这个问题。

我这么说可能一来打击面太广,二来没有调查取证,所以显得不那么令人信服。

对大多数人来说,并不存在一个绝对不可替代的the one。

换句话说,要追溯这种可替代一性一的载体,那可能就是每个个体作为伴侣所能为对方提一供的服务了。

比如说,深夜陪你聊天,闲暇陪你娱乐,工作学习相互鼓励,人情冷暖相互慰藉,生理需要相互解决。

好女人多的是的,何必呢?我无数次地听见这句话。

这就是所谓的成熟吧。

这一切,也很美好。

但这不是我想象中的一爱一情。

一爱一情对象在那,那么一爱一情本身便随之恒定。


所以真正着眼于对象本身的一爱一情我不敢说这是真正的一爱一情,但这是我理解的一爱一情是这样的:她不认识我,我会喜欢她;我们点头相交,我会喜欢她;她拒绝我,我会喜欢她;她反复拒绝我,我还是喜欢她;她不回我信,不听我,不回我短信,我还是喜欢她;她和别的男人谈恋一爱一,我还是喜欢她;他和别的男人上一床,我还是喜欢她;她和别的男人结婚,我还是喜欢她;她死了,我还是喜欢她。

因为我喜欢的是她本人,她本人不变,感情就不会也没有理由变。

但是,这有什么用呢? 我想学哲学,我想学艺术。

学这些有什么用呢,能当饭吃吗? 我就是喜欢她。

我们年轻时那些美丽的梦,它们往往敌不过这坚一硬的世界,我们要将就,我们要放弃,我们要隐忍。

但我们敌不过现实的无奈,父母的唠叨,亲朋的压力,甚至敌不过我们自己本身内心的虚弱和不耐烦。

我知道,很多人笑我幼稚。

这算幼稚吗?我只是觉得大家的理解不同罢了。

就像我08年在《等死你》当中写的:也许有一天我会放弃,但是我绝不会像那些自以为看透了的人那样,等到将来自己的儿孙后辈面临这种类似的境遇的时候,傻一逼一哄哄地嘲讽他们,说一些别犯傻了,一爱一情这东西,就是之类的屁话。

我会对他说:儿子,老爸当年也等过,但是老爸比较没种,没有坚持到底,就向这个急躁的世界缴械投降了。

希望你比老爸有出息。

是的,虽然自知终须一败,但请再多坚持一会,别向这个一操一蛋的世界投降。

暮色天空,大片蓝黑的浓云渲染,划出层层圆弧形的波向天边扩展。

天,紧紧挤一压着大地,大地喘着粗气奋力地将长长的手臂伸向天际。

天与地,云与山,混乱地交织着。

沙丘优美的曲线像女子玲珑的轮廓,在西垂的夕一一和半个月亮同辉照耀下妖娆柔媚。

光亮处,沙漠金灿灿一片,像大海的波纹;光一一处,黑漆漆一一团一,似一一森的地狱。

空气、一一光、月色、风儿仿佛早已凝固成冰,空旷的沙漠断断续续地传来两个人的鼻吼发出的粗重的呼吸,将深重厚远的沙漠衬托得十分诡秘和可怕。

浓云下,光影里,沙丘旁,两个人影纹丝不动地站立着,就像两尊石铸的神像,更像沙漠的胡扬,根深深地陷在地里,手中黑一洞一洞的一一口互相指着对方的胸膛。

眼光互射,眼神却是残酷和温情的混杂。

光,飘了过来,天地看清了他们。

穿着深黄色呢绒军服的国军军官的她,一脸凝重,一脸茫然,一脸深情;穿着浅黄色一色粗布共军军服的我,一脸严霜,一脸一爱一意,一脸希冀。

在此沙漠深处,谁都不会想到,想到两军混战中剩下的最后对峙的两个人竟然是曾经的同学、朋友、恋人。

记忆中,迪化的天好蓝,迪化的云好白,迪化的草好青。

那时,我和她,生活是无忧无虑的,学习是紧张活泼的,感情是循序渐进的。

稍候,她就会从学校袅袅而来。

这样的日子,是我年少时最最幸福的时光,我常常安静地远远地欣赏她可一爱一的倩影。

她有一头披肩的秀发,一双清澈的大眼,黑黑的眼珠像西湖的碧水,挺拨的鼻梁圆一润的嘴唇,含羞一笑会露出糯米般的白牙,在秋冬喜欢戴一顶粉紫色一毛一线勾打的帽子。

我不会唱歌,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音不全。

她常常揪住我的缺陷,在月色清辉的乌鲁木齐河一逼一我为她唱《半个月亮爬上来》。

谁会想到,分别几许,相思重重,相逢却是在杀戳的战场。

重逢的惊喜,早被黑一洞一洞的一一口吞噬,没有言语,没有硝烟,有的只是静静的对峙,对峙。

但我坚信,东方总会发白,我将成为最终的胜者。


【最新更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