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写作 美文阅读 高中作文 初中生 诗词 名句 唯美文章 经典语句

美橙小作文平台首页 > 诗词>正文

水渠 我对黑暗有过故乡的河

发布时间 2018-12-06 20:14:02

在零下三四十多的严寒里,岸柳成了七彩山鸡的避风港湾,河床成了我们滑爬犁的好去处!这条小河一起伴随我度过那特殊的年代。

故乡的河,其实是一条人工挖掘的水渠,宽二十米,深一米五。

是从小城富锦以东的松花江干流引水入渠,横贯几个乡镇,延伸至最著名的三江平原沼泽湿地与七星河、挠力河相连。

这条水渠的建成,全县人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

那时,故乡小村家家户户都住满了修水渠的外地民工,这些民工,都是农闲时从生产队一抽一调一精一干的劳动力组成的。

他们肩挑背扛;严冬里锹挖不动、镐刨不动,在三尺厚的冻土层打眼放炮,经过三年的奋战终于在1968年全线贯通。

经过几个泵站的输送,水渠里的松花江水足够灌溉两岸的农田,遗憾的是,那时没有大面积推广水稻种植。

当时主要以旱田为主,对排涝确实起到相当大的作用。

大约一小时启一次,每次都能捕到半斤左右的鲫鱼、鳌花鱼。

我现在时常思索这一问题,为什么那时捕鱼的人那么少?是他们不一爱一吃鱼吗?是他们真的很懒惰吗?这些都不是,也许是春耕大忙的季节,积肥、整地、刨茬子,使他们身心疲惫,再也没有一精一力打鱼摸虾了。

但也有例外的时候,那是1972年7月,雨季。

夏日天长,当我吃完晚饭再次来到河边,这里已有三四十人聚集在河里,那些年轻力壮的男社员个个手持鱼叉在浅水处叉鱼,由于人多,河水被搅得混浊不堪,他们都有收获,忘记了劳作一天的疲惫,直到星月当空才离去。

我与我的好友艾成生经常在这里嬉戏、打闹,学会了“搂狗刨”、“打漂仰”,其实是仰泳,玩那些不可思议的游戏。

有一次我们相互间抓住一方的头猛地将头摁在深水里,被摁的一方拼命地在水中挣扎,直至再也无力挣脱才肯罢手。

他比我年长一岁,他的力量比我要大得多,我被摁下去的次数也最多。

那种被人摁下去的感受常人是无法体会的,恐惧、无助,但你必须清楚你此刻的处境,如果你在水下憋不住气,就会呛死,由于气愤,就拼命地追他,一但追上也不一定把他摁在水里,反倒自投罗网被他再次摁在水中。

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驱使我们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玩这种既刺激又致命的游戏,现在想来,那样做是多么危险。

有一年中秋节,我与六哥、大姐、二姐、从白菜地劳作回来,通过河边时,正巧碰到二姐的同学吴继德在河中间的一条挖脱坯泥,遗留下来的泥坑边捞鱼,六哥判定这个泥坑里一定会积存很多鱼的,于是就借他的铁筛子,下到了坑里,坑里的水已没到六哥的腰部,六哥将铁筛子伸向坑底,然后向上托起,当筛子滤出一水面时,我们都惊呆了,三十多条半尺多长的“白票子”鱼,在筛子底部翻腾跳跃,六哥急忙把鱼甩到岸边,又继续捞鱼,我兴奋地在岸上捡拾这些鱼,大约捞了十下左右,我们的筐已装的满满的白票子鱼。

正在这时,突然听到六哥惊叫了一声,六哥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他急忙上岸,坐在岸边不断地用手挤一压脚趾,一股股殷红的鲜血从六哥的手指缝间流一出,我急忙上前急切地问六哥:“是玻璃扎的吗?”六哥说道:“这里哪有玻璃呀!是“鳌花”鱼扎的!”原来鳌花鱼在河底深处一遇到险境,就会把脊背上的硬刺竖一起来,六哥就是踩在鳌花脊背上的刺,才扎伤了脚。

每当冬季降临,几场大雪过后,整个河面覆盖上了厚厚的积雪,站在五顶山头俯瞰它,宛若一条长长的玉带沿松花江向东伸展…… 寒假期间经常同村里的小伙伴在河畔冰面上滑爬犁。

那时,自然生态保持得很好,河床上的积雪,布满了野鸡的足迹。

野鸡也叫七彩山鸡,公野鸡的羽一毛一非常漂亮,而母野鸡的羽一毛一显得暗淡了许多,它们飞得不高,但奔跑的速度极快,奔跑得速度快不等于智商高,以为只要把头藏起来,就安然无事了,哪里知道,美丽的羽一毛一早已暴露在外面,等待它们的是,只有厄运的到来。

关于故乡小河里的趣事,已过去三十多年了,如今,小河里的几段一抽一水泵站早已荡然无存,有时我在猜想,为什么小河能够在文革动乱的巅峰时刻,引松花江水,源源不断地注入小河,使两岸的农田受益,改革开放的号角在家乡的黑土地上吹响数年后,故乡的小河却干涸了,如果七星河、挠力河两岸的大片原始湿地不被开垦,下游的故乡小河也不至于干涸!尽管它已经是一条干涸的河流,可我对它的思恋,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改变,她伴我欢乐、伴我成长,伴我在一次次甜美的梦中重逢…… 我对黑暗有过迷狂的恐惧, 我却不做光明的虔诚信徒, 徒然效仿那奋不顾身的飞蛾, 这可笑的昆虫呀, 全然不知蜡烛已然被商家动了手脚, 光和热也有虚假。

我对黑暗一如既往的恐惧迷狂, 而我深信光明是与生俱来的, 定会让黑暗无处逃遁, 我也绝不满足于嗟来的光明, 而当街灯闪烁的时候, 我发现黑暗更加光明了。


【最新更新】